<address id="frlb3"></address>

<address id="frlb3"><dfn id="frlb3"><ins id="frlb3"></ins></dfn></address>
<sub id="frlb3"><dfn id="frlb3"><ins id="frlb3"></ins></dfn></sub>
<thead id="frlb3"><dfn id="frlb3"><output id="frlb3"></output></dfn></thead>

    <address id="frlb3"><listing id="frlb3"></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rlb3"><dfn id="frlb3"><mark id="frlb3"></mark></dfn></address>

      <address id="frlb3"><var id="frlb3"></var></address>
      <address id="frlb3"><dfn id="frlb3"></dfn></address>

      <address id="frlb3"><dfn id="frlb3"></dfn></address>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頁 學校概況 新聞報道 工作動態 教師園地 海河學子 黨建工會 對外交流 校友校史 影音 招生 幫助

      TOP

      趙寶珍——首位赴非洲女大使
      2010-07-07 22:57:07 來源: 作者: 【 】 瀏覽:19049次 評論:0

      趙寶珍(右三)

      【趙寶珍】 1961年天津女一中高中畢業. 首位赴非洲女大使。曾先后擔任外交部翻譯室副主任,駐多哥大使館政務參贊,駐扎伊爾(現為民主剛果)大使館政務參贊,駐馬達加斯加大使(兼駐科摩羅大使),駐科特迪瓦大使等職務.

      以下內容引自《大地》 2000.11期 總第107期:

      “伉儷大使”之二 李培宜、趙寶珍:一生與非洲結緣


          文  宗道一

          舉止文雅、為人敦厚的前駐多哥、扎伊爾大使李培宜先生是一個“老北京”。筆者1994年仲夏在其寓所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的那副斯文的書生模樣。
          祖籍河北通縣的李培宜1935年生于石家莊。那時出身沒落地主家庭的父親與叔伯失和,故而從通縣出來,滿懷希望投奔石家莊的舅父,不意受到冷遇。深受刺激的年輕父親后來經常告誡年幼的獨子李培宜要好好讀書,為父母爭氣。
          在石家莊度過童年的前半部分的李培宜于1939年隨父母來到北平,從此在這古老的城市生根落腳,再也沒有搬移遷徙。那一年李培宜剛滿4歲。
          李培宜的整個童年和少年都是在苦難中度過的。盡管他是父母唯一的孩子,但清貧的家境無法給這株“獨苗”提供更多和煦的陽光和甘甜的雨露。更兼山河破碎、國土淪喪,在日本侵略者鐵蹄蹂躪下的人民生靈涂炭,如哀鴻般痛苦呻吟。留在童年記憶里的除了辛酸就是恥辱。
          在虎坊橋米市胡同長大的李培宜的啟蒙教育開始于文化小學,后來轉到國立梁家園小學。懂事后的李培宜看慣了著名作家老舍筆下“無風三尺土,下雨一街泥”的胡同風景線。他最難忘的就是滿街拉洋車的“駱駝祥子”,書包里又冷又硬的窩窩頭,還有腳上那雙抹了桐油的布鞋。北平的冬天來得特別早,多半雨雪霏霏。為了防止雨水的滲透,慈母總是在鞋子的底部還有鞋面涂上一層薄薄的桐油。春去春來,年復一年,李培宜就這樣穿著自制的“防雨鞋”,艱難地在泥濘的小路上行走。留在他幼年心靈中唯一幸福的回憶便是鄰居那架破收音機里傳出來的孫敬修先生講述的兒童故事。
          1953年的夏天對于李培宜的一生來說都具有重要意義,他被選送報考北京外國語學校(即現在的北京外國語大學的前身)。高二就加入共青團的李培宜品學兼優,他順理成章地獲得推薦——與喬冠華夫人章含之、外交部駐香港副特派員趙稷華等一起跨進北京外國語學校大門。
          1957年夏,李培宜來到外交部西歐非洲司。那時,被譽為“中國基辛格”的著名外交家宦鄉司長去了倫敦,參加板門店朝鮮停戰談判的黃華繼任司長。李培宜就在歐非司一處(埃及處)邁出了38年外交歷程的第一步,“頂頭上司”就是后來出使金邊、努瓦克肖特的孫浩先生。1個月后,李培宜就來到中國駐埃及大使館。作為中國推進非洲外交的“橋頭堡’——以著名外交家陳家康(后任外交部副部長)為館長的開羅中國大使館端的是人才薈萃之處。陳家康大使早年系周恩來在南方局時期的英文秘書兼譯員,乃新中國外交界首屈一指的中東問題專家。其麾下有兩員大將,分別出掌使館辦公室和調研室的政務參贊張越和林兆南。他們一個是北平軍調部邯鄲小組的中共代表;一個是軍調部石家莊第12執行小組中共代表陶希晉將軍的英語譯員。初出茅廬的李培宜先后供職使館調研室、辦公室,前輩提攜,獲益匪淺。在開羅使館度過的不尋常歲月令李培宜終身難以忘懷。那寧靜清澈、碧波蕩漾的尼羅河水,那飽經世事滄桑、傳遞古埃及文明的金字塔、獅身人面像、那沐浴在夕陽余暉里、充滿詩意的蘇曼帕夏廣場,那仿佛時代回聲的古老清真寺年復一年、凝重莊嚴的悠揚鐘聲……,如疊影般印在年輕的李培宜的記憶里。
          多年的外交實踐,耳濡目染,李培宜養成了一種謹嚴認真的工作作風。他親眼看到久染病榻的周恩來總理戴著老花眼鏡披閱文件那種專注的神態,那種數十年一以貫之的一絲不茍。一次病中的總理問及突尼斯外長。在西亞北非司主管北非事務的李培宜坐在后排,沒聽清楚。總理立即讓李培宜到前面回答。幸好沒有更多的難題,惴惴不安地走到總理跟前的李培宜總算過了關。“如果再問些別的,我也許就不一定擋得住了……。
          不可多得的機遇使得李培宜很快脫穎而出。80年代初期,中國外交界開始選拔相對年輕的外交官出任駐外大使,以期改變大使年齡老化的現象。1985年仲秋,李培宜束裝就道,走馬幾內亞灣的海濱城市洛美。這真是千里來尋故地。20年前作為最早到達荷美(現名貝寧)的中國外交官之一,他首途科托努。洛美與科托努兩城僅距100公里。4年后,李培宜結束了第四任駐多哥大使的任期,轉赴金沙薩。就在李培宜卸任歸來就任外交部國外工作部部長之際,與他20年朝夕相處的夫人趙寶珍女士被任命為駐馬達加斯加大使兼駐科摩羅大使。于是,中國外交界有了第二對“伉儷大使”。自1979年飛雪迎春之際丁雪松出使海牙以來所任命的23位巾幗大使的行列中,最年輕的趙寶珍排在第15位。她是繼張聯之后,第二位“一身二任”的女大使。也是踏上炎熱非洲大地的第一位中國女大使。
          出身干部家庭的趙寶珍大使自小在天津長大。她有一個令自己驕傲的好爸爸。這位擅長雜文的前天津市文化局局長趙達先生抗戰時期即投身革命,并在《晉察冀日報》工作多年。當時,這家晉察冀邊區機關報的“老總”就是“文革”初期因《燕山夜話》 、《三家村扎記》 而罹難的著名報人、學者鄧拓先生。
          趙達隨解放大軍入津門后一度供職于天津人民政府新聞出版處。孩提時代趙寶珍隨父母從家鄉遷來天津市。從法語譯員起步涉身中國外交界的趙寶珍離開生養之地來到天津衛時還只有五六歲。她在海河之畔度過了整個難忘的少女時代。
          50年代后期,趙寶珍進入享譽燕趙的天津女一中(其前身即為頗負盛名的河北女子師范學校,現海河中學)就讀。彼時地處上海道的天津女一中數十年桃李天下,人才輩出,端的是名流集萃、星漢燦爛。諸如女歌唱家郭淑珍等知名人士即畢業于此校。趙寶珍在這所干部寄宿學校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為其日后的事業鋪上了最初的基石。
          1961年初夏,豆蔻年華的趙寶珍面臨著一番人生抉擇。讀數理化還是讀外交專業?在一個繁星閃爍的靜謐夜晚,趙達鄭重其事地把女兒叫到跟前,他說:“爸爸希望你能報考提前招生的外交學院……”應該說,趙寶珍在童年時代就已有過比較正規的外語啟蒙和教育,這種氛圍和熏陶一直留在她過去的記憶里。更主要的,趙寶珍一向非常敬佩爸爸,于是,她毅然地割斷了對數理化的依戀與鐘情。
          外交學院招生考兩門:俄語和漢語。趙寶珍駕輕就熟。實際上用不著等待發榜揭曉的那天,她已勝券穩操。秋天剛剛來臨的時候,趙寶珍收到來自北京的外交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她是被錄取的兩位天津考生中的一名。
          趙寶珍被分配在外交學院二部(法語)。趙達事先知道了這個消息,他沒有告訴女兒----法語難學啊。對法語連字母都一無所知的趙寶珍蒙在鼓里。到了北京后,趙達才將這一消息告訴了女兒。他耐心地做趙寶珍的思想工作:“外交文件常用法文”。趙達是那樣溫和,“法文讀起來動聽悅耳,很有音樂美,語法十分嚴謹……”臉上泛起笑意的趙達儼然一位法語專家。一向崇敬父親的女兒被說服了,高高興興地報了到。
          差不多和趙寶珍同時跨進阜外大街展覽路外交學院美麗校園的法語本科班莘莘學子后來都在各自舞臺上獨擋一面。如今,在這55名同窗學友中,只有趙寶珍出任特命全權大使!
          不錯,趙寶珍的好學勤奮在同學中顯得非常突出。回首30余年漫漫人生往事,趙寶珍感慨地說:“這得益于當時兼任學院院長的陳毅外交部長的教誨。”那是1962年的夏天。
          那年5月8日,陳毅院長在百忙之中來到外交學院。“學生不好好學習,成績不好是在浪費國家的公糧。同學們在學校學習要少看電影少看戲,要像達摩祖師那樣面壁3年!”“要把外語學好。搞外交的,要同外國人打交道,你外語學得不好怎么能同外國人交往呢?”陳毅說。
          趙寶珍果然象達摩祖師那樣“面壁三年”。她只用了3年的時間就完成了大學的全部課程,提前畢業分配。外交部已安排新報到的學生去巴黎中國使館一邊工作一邊繼續學習法語。
          當時,中、法兩國政府剛剛在一年前正式建立外交關系。趙寶珍是新中國最早派往法國學習語言的年輕學生。第一次出國門的趙寶珍就這樣在巴黎近郊諾伊市高級住宅區一幢漂亮的3層小洋樓里開始了自己半脫產、半業余的學習員生涯。
          資深的將軍外交家黃鎮送給趙寶珍 的“見面禮”卻是一場別開生面的小考試。黃大使讓自己的翻譯蔡方柏擔任主考。他們讓趙寶珍等人翻譯一段巴黎電話里的“1分鐘新聞”。一拿起話筒,趙寶珍的所有良好感覺頓時無影無蹤。一方面對新聞的內容并不熟悉了解,另一方面——這是最主要的,電話說得那樣快,簡直象是“爆黃豆”,完全不像昔日課堂里教授們那種悠哉游哉、抑揚頓挫的韻味。一分鐘下來,趙寶珍的額頭冒汗了,竟然沒有聽懂幾個詞。“年輕人,剛剛走上工作崗位,新的環境不一定適應……”黃鎮大使開了腔,“你們要好好學習!” “絕對不能認輸”,趙寶珍在心里對自己說。趙寶珍買了一個小半導體收音機——在當時,這可是非常“奢侈”、時髦的舶來品,整日地收聽法文廣播,走到哪聽到哪。她很快適應了巴黎人那刀切般的語速。
          國內“文革”風暴驟然而起,趙寶珍一度去了汕頭牛田洋。差不多同時,如今外交舞臺上嶄露頭角的外交官如李肇星、陳健等人也成了趙寶珍的戰友。
          1970年初從牛田洋重返北京后,趙寶珍先后在法文處徐維勤(前西歐司副司長,駐法國大使館公使銜參贊)、羅旭(前非洲司副司長)帳下扎扎實實地干了6年。
          1975年深秋,趙寶珍偕同夫君李培宜來到了赤日炎炎的剛果河畔扎伊爾。
          4載春秋倏忽過去,趙寶珍和李培宜又回到了睽違已久的北京。
          1985年5月初,楊桂榮作為當時最年輕的駐外大使出使馬達加斯加。對趙寶珍而言,這是一個很好機遇——她擢升為翻譯室副主任,同時兼任法文處處長。那一年,趙寶珍剛好32歲。
          半年后,趙寶珍隨李培宜再度踏上茫茫非洲路。嗣后,在長達8年的駐外歲月里,無論在多哥的洛美,還是在扎伊爾的金沙薩,趙寶珍總是“夫唱婦隨”,綠葉扶紅花,在配角的位置上,悉心輔佐李培宜大使。
          1996年6月趙寶珍大使被免去兼任的駐科摩羅大使的職務,專任駐馬達加斯加大使。1999年3月12日,再度被派為駐科特迪瓦大使。
          1995年仲夏,筆者曾專程造訪李培宜大使寓邸,回國休假的趙寶珍大使平靜地說:“作為女外交官,在處理事業和家庭關系時總是要作出犧牲。”“過去是助手,一切有大使頂著。現在則站在前臺,‘首當其沖’。”女同志當大使雖然擔子重, 也有優勢。”趙大使望著坐在一旁的夫君笑著說:“比如考慮問題在不少方面比男同志心細,對外活動無論是形式還是領域都更豐富、更廣泛。馬達加斯加國總理對我說:“你很有你的風格……”說到這里,李培宜大使的臉上也泛起由衷的微笑……

      Tags:海河校友 女一中 責任編輯:admi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 【關閉】 【返回頂部
      上一篇女一中校友翁雪真女士的同學回母.. 下一篇王碩——天津科技大學校長

      相關欄目

      海納百川,河流萬里——易中天

      津公網安備 12010302000958號

      海河中學微信 關閉
      海河中學微信 關閉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